http://www.gxm-tec.com

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不甘心主动放弃《今

  目前,全国主流媒体已经不再发表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的信口开河胡言乱语。

  2020年4月,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利用《今日头条》混日月?(平均每3天完成一份作业,每月从《今日头条》获得佣金一万元以上)

  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利用《今日头条》赌时光?秋后的蚂蚱,蹦跶几天?老鼠拖木锨,能拖多远?兔子尾巴长不了。

  2020年4月1日,《今日头条》“熊丙奇看教育”《高考人数“史上最多”,今年高考生是“最难”考生?》:

  2020年4月2日,《今日头条》“熊丙奇看教育”《高考延期一个月,炒作“谁得利谁吃亏”无意义,公平竞争放平心态》:

  2020年4月6日,《今日头条》“熊丙奇看教育”《研究生复试会取消,就按笔试分数录取吗?在线云复试才是方向》:

  2020年4月9日,《今日头条》“熊丙奇看教育”《开学后不挤占双休日、暑假,北京的做法为何有人叫好,有人反对?》:

  2020年4月10日,《今日头条》“熊丙奇看教育”《开学后,如何做好疫情防控?这些教育不可少》:

  2020年4月10日,《今日头条》“熊丙奇看教育”《基础教育,路在何方?》:

  2020年4月13日,《今日头条》“熊丙奇看教育”《严格执行这条规定,三年内“超级高中”将不复存在》:

  2020年4月15日,《今日头条》“熊丙奇看教育”《借疫情让培训机构“关掉”?关掉培训机构真能给学生减负吗?》:

  2020年4月16日,《今日头条》“熊丙奇看教育”《研究生多元复试来了,做好多元复试,对破除唯分数论改革很重要》:

  2020年4月17日,《今日头条》“熊丙奇看教育”《高三开学“全封闭管理”,师生不得出校门,需置于防控视角下考量》:

  第一、上海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不得利用《今日头条》否定中国的领导。

  第二、上海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不得利用《今日头条》否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上海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不得利用《今日头条》否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律体系;

  第三、上海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不得利用《今日头条》否定中国社会主义教育管理制度;

  第四、上海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不得利用《今日头条》诟病中国社会主义教育事业发展成就。

  第五、上海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不得利用《今日头条》干扰破坏中国社会主义教育事业管理秩序。

  目前,全国主流媒体不再发表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的信口开河胡言乱语。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敢放弃《今日头条》吗?伤筋动骨呀。

  上海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的言论特征是“四偏”:站位偏向;立场偏执;观点偏激;方法偏颇。

  上海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的外在表现是“三大”(头大、脸大、嘴大)。头大,多么大的高帽都敢戴:“教授”“教育学者”“教育专家”“教育问题专家”“高考志愿填报和职业规划专家”“教育大咖”“中央电视台特约访谈学者”“成都市教育局政策规划顾问” “教育部阳光高考专家” “中国民间高考改革第一人”等等。脸大,什么场合都敢露面,连续三年每年一次与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白岩松“连线”,居然还到全国各地搞所谓的“公益讲座”,为第一高考网“驱鱼”“驱雀”。嘴大,四两的鸭子半斤的嘴。一尺水十丈波。什么大话都敢说,利用早报(晨报)、晚报、时报、都市报等连篇累牍大放厥词,甚至于公开否定党中央国务院明文确定的高等教育宏观发展战略部署,扬言废除985、211工程,企图另搞一套。蚍蜉撼树,螳臂挡车。

  上海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之流提供给媒体的文章有时表现为“死不”:主题不明确,概念不确切,事实不准确,观点不正确。

  上海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或许是难得的反面演员,应充分发挥其“警示”“警醒”“警告”作用。

  对上海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之流发表在媒体(包括博客、论坛、贴吧、自媒体)上的奇谈怪论歪理邪说,可以开展有说服力的商榷、质疑、驳斥甚至批判。努力肃清流毒影响。

  对发表上海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之流胡言乱语奇谈怪论的媒体(特别是主流媒体)及其从业人员,应当严肃批评教育。

  全国主流媒体应当增强政治意识和责任意识,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全面做好新闻宣传工作。媒体从业人员发表上海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之流的言论应当审慎,以免损害媒体的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和公信力。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并非“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年过花甲不知天命。老朽愚钝幼稚可笑。独特方式报效国家服务人民。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杀鸡不用刀,水平比猴高。禁虚止假,抑狂制癫。扬汤止沸,釜底抽薪。常引用网络文字资料,发表文章不是为了得稿酬。“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2019年3月7日,“互联圈风暴”《外媒:字节跳动不到1年亏损12亿美元 日子过得似乎有点儿糟心》:近日,据外媒The Information消息,经知情人士透露,字节跳动自去年在中国境外砸血本推出抖音姊妹版TikTok后,虽在部分国家和地区获得有限的成功,所付出的代价亦不容小觑,不到一年时间已直接招致超过12亿美元亏损。结合1月媒体报道,字节跳动受广告业务增长速度低于预期的情况影响,2018年营收仅勉强达到目标区间下线来看,字节跳动日子过得似乎有点糟心。报道称,字节跳动2018年仅八个月功夫,光支付国内监管部门罚款就已超540万元。

  读完以上文字,您是否预见: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依赖的《今日头条》未来如何?监管部门找机会对《今日头条》再罚款500万元,《今日头条》或许主动封掉上海新闻评论个体户熊丙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